昨夜

"城市里有很多的情感压抑者,时常产生每一天都徘徊在生死之间的错觉,其实那真的都只是错觉。寻找快乐是人类的本能,活着并且活得好是每个人发自心底的愿望。所以,一个人,即便站在万丈深渊的边缘,一万次地下定决心要义无反顾地跳下去,在最后的一瞬间,仍然是渴望有一双手来拉回自己。说到底,人人都渴望被理解。" (此去经年)
 
昨夜,我梦见我漂浮于空中,脚下是一群死尸,naked, covered with straw weaved blanket.不需要渲染什么,或懊悔什么,不过是活着.
 
"我常常觉得这是多么奇怪啊:每个人爱自己都超过爱所有其他人,但他重视别人关于他自己的意见,却更甚于重视自己关于自己的意见” 《沉思录》
 
 
 
Advertisements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相信

如果被允许的话,我想写下一次美丽的相遇.
那天的街道欢乐旋律流动,人群熙嚷,我并不知道你的拥抱会如此急促而紧密,
你说,有礼物给我,然后俯身,你睫毛抖动,嘴唇温热.
从此我生命中开出绚烂的花来,我们在彼此生命中占据大段大段的空白,
那些欢快喜悦,使我受宠若惊,
从此,我总是夜夜梦见你,那团火一般的激情,
我总是那样患得患失,不知道爱原来可以这样不顾一切,
我很高兴,经历那么多事你还可以如此勇敢,并且年轻,不疲倦,不放弃,
我并不知道你在世界哪个角落
当我处在这个城市,我感觉到你的气息
一切都很熟悉。那些街道,人群,冰冷建筑,
我乘着地铁,搭着公车,站在路口,穿着军绿色的宽松外套,我开始化很淡的妆,开始带着耳机,开始高仰着头
这些时候,我都在想你,沉静的,细腻的,不带杂念的想你,
你总是把我当孩子一般的保护,有些时候,甚至事无巨细,
我最喜欢你大大的微笑,仿佛阳光洒满你全身
你没有说再见,我也就没有走远,我知你无可代替
 
(以上文章,人物可属虚构,为写作而写作)
 
 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拥有

那个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你将浅白色的温暖植入我的手中

清冷的夜空燃起锐利的烟火,你随我走进退潮时分喧闹的人群

烟花在头顶绽裂发出噼啪声,耀眼白光瞬间照亮了你细长的眉目

一些柔软的东西由此及彼,它们温润可触,烟花般次第绽放

自那以后,我看到城市天空的倾斜,我以为在其他任何谁的身边都不会快乐

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把景色揉碎,结伴苍老,从此沉入酣畅梦境

 
 
 
我的确是拥有过一段奢华的人生的,
高贵的王子们的舞会,我曾盛装出席,
只是那样的人生,是依附着别人的,如浮在水上的胡萍,艳丽却不得自主
浮花浪蕊般的日子又过去了
心却不能静下来,想以后,又是那个懵懂的小女孩,在那里无依靠,就怕
不会的,经历总锻炼了自己
无论如何,我还有我,我还有知我爱我的朋友
发表在 未分类 | 4条评论

奥运

奥运会结束了,祖国终于获冠,激动,感恩
天道酬勤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迷爱

已经三天了
睡前总是流泪,我是不适宜爱的人
之前的孤傲,总是在等待对的时机,深盯你双眼,挽着你脖子,查入你头发,说我爱你
什么都不完美
我们不停地在争吵中刺伤对方,又在挽留中说着言不由衷的甜言蜜语
你是优秀的男孩子,不过,也只是孩子
我一天天老去,等不了你长大,长大是个未知数,要我用青春作陪,我叹息我无法如此义无反顾
你说你等了那么久我都不够爱你
我伤心于你是瓶中的精灵,我是那个让你等了千年的渔夫,
我期待于重遇的惊喜,却只得到你于漫长的等待中生出的怨恨:为何姗姗来迟
你我同是精明的人儿,这一场爱恋,虽如春花般美好,却亦娇嫩,经不起尔虞我诈
 
发表在 未分类 | 5条评论

醉爱

青春仿佛至我爱你结束,
你带我赶赴一场即将开始的盛宴,而我却无法盛装前行,
每次喝醉,你都呢喃着说爱我,
我虽不傻,却也输了高傲给你
 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

简单

世界在疯狂,到最后了吗? 谁能自救?
我这样极端地抵制着,我也讨厌生活中有这样激进高傲同时又自卑的人,他让我不快乐,向反方向逃跑。
我只想简单地相信着美好,他却非要拨开现实,血淋淋地展示给我看,我讨厌如此。
转向小非,明明放不下,让她walk over,然后我也walk over,但他却在冥想,也许看太透,但他不agressive让我感觉很low,真想对他大吼,你他妈的要什么就说出来,就去争取,如果我不够你去拼命,大可说出来,不要这样让人来伤害你!
对于另外一个人的极端,我也要吼,我自己的pride自己知道,自己看好,用不着人来捍卫。
我不是谁的property,请不要把你的自卑以高傲的方式嫁与我的生活。
发表在 未分类 | 留下评论